【千金靴下~勇闯网游异世界~】(07-08)【作者:showwhat2】   武侠古典 
字数:160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小节,护送快乐料理店店长任务。

  一觉醒来,身体四周都能感受得到一股温暖,像是在微热的水床上。

  稍微探查四周才发现,原来自己被姊姊所抱住,无比丰满的乳房将自己紧紧夹着,就这样深深陷入那不见底的长沟。虽然姊姊的手臂相当放松,但她使尽全力也难以逃脱这怀抱的禁锢,想离开却完全拿她没办法,只好放松地享受这极为巨大的爆乳夹挤。

  从旁边来看这真的是相当豪华的享受,现在身体有点痒痒地让她轻轻磨蹭身体,下半身也有些湿了。如果她现在有穿戴阴茎内裤,精液肯定会喷到魔力枯竭。
  稍微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群组内已经有不少留言,她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马上就有好心人问好,虽然目前正在线上的人不多,但看着这些人的互动总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虫鸣鸟叫将她拉回了现实,提醒她现在还是夏天,随着日照而逐渐升温,温暖的乳房像是烤箱一样弄得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小蜜穴的汁都溅了出来。

  「不行!在这样下去我可能今天都只能躺在床上了。姊姊,醒醒。」轻轻摇晃身体,让姊姊的身体跟着摆动,但这一摇晃的阵阵摩擦就让她不小心又高潮了,小小的娇躯握紧小拳僵直身体承受着阵阵快感。

  努力总算是有了代价,朝葵眼睛缓缓张开,脸色迷濛地慢慢爬起,顺便将妹妹从乳间拉了出来。

  朝葵坐在床上发楞片刻,慢慢回复精神。她正穿着着白纱睡衣,肌肤隐隐若现,能够依稀看到粉嫩的乳晕与蜜缝。无比硕大的乳房将白纱撑起,如此庞大的乳房也难怪泰丽莎会被夹住而无法动弹。她盘着腿将双手垂下,无论是那丰腴的双腿或是有着肌肉纹理的手臂,都带着十分诱人的肉感。

  泰丽莎看到如此美丽的姊姊差点看傻了眼,口水都流了出来。

  但她忘了自己的体态也很标緻,纤瘦的苍白肌肤配上黑纱互相印衬,单薄的身躯让人想要好好呵护。跪坐在床上曲起来的细緻幼腿也相当可爱。

  「肚子有点饿了,先吃饭吧。」姊姊打了哈欠,慵懒地穿上白色胸罩与内裤,覆上一件单薄的连身裙,可以望见那丰满的乳房几乎都快要爆满出来。再套上蕾丝长袜与手套,更显得衬托露出肌肤的美艳。

  她真的很怀疑姊姊穿这样,哪天会不会在路上被人诱骗。

  泰丽莎虽然也是穿类似的黑色系服装,但看起来就得体不少,灰黑色的连身裙覆盖住全身,也穿上黑纱长袜与手套,连头饰都是黑丝花朵。

  今天睡得晚,餐厅内的爸爸妈妈已经等候多时。

  早餐是过冰水劲凉的水饺与撒上芝麻的白饭,水饺的内馅鲜甜不沾酱油也相当入味,沾上酱油更加下饭。水饺所熬煮的水分撒上葱花即成一份汤料,饮用起来滑顺不像外观混浊。甜点是切片的香蕉轻轻烤出焦黄,软嫩而酥脆的口感十分美味,而作为饮料的香蕉牛奶比起原味更加浓郁。

  「有需要什么或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跟爸爸说,爸爸能帮忙就尽量帮忙。」温柔的眼神,言词中满满的父爱,外表像是稍嫌稚嫩的青少年,实则不知道多少岁了。

  「我们有办法去上学吗?不过时间上可能没办法天天上课。」

  朝葵仔细想想,她觉得还是得学习一些关於这里的知识,否则闹了什么笑话就糗了。不过一想到学校,她就皱起眉头来,学生时代的无趣回忆让她感觉相当难受。自己真的能够胜任学生的角色吗?

  「贵族上课没有那么多规矩,我有空会写封推荐信给你与连络学校,拿着就能去上课了。」见到自己的女儿有些上进心,汤玛士内心相当开心。

  「谢谢爸爸!我们今天要去做冒险者公会的任务,护送委託人到鸢尾城。」
  「鸢尾城啊,那里美食很多,有兴趣可以多吃吃。爸爸也有熟人在那里,要不要我介绍一下啊?」

  「谢谢爸爸,不用那么麻烦啦。」

  虽然姊姊这么说,泰丽莎认为如果有熟人的话会比较方便,可惜她没有说出口。

  吃饱喝足后就出门了,天气真的越来越热了,艳阳高照使得汗如雨下,她们身上的汗珠衬托着那肌肤的稚嫩。

  他们来到委託人的住处,有着写上《快乐料理店》的招牌,这是一间以木头布置装潢的欧洲风味餐厅,木雕制品与艺术品的摆放有种典雅的韵味。即使是招牌也不放过不露面的里侧雕刻上富有品味的纹路,能够令人感受到工匠的用心。
  门前的牌子是《歇业中》,今天并没有营业。

  「你们就是接护卫任务的冒险者吗?今天要麻烦你们了。」一名近中年的男子把门打开,铃铛轻声响亮。

  他的名字是巴德,虽然念起来跟查德很像,但比起查德来说更加稳重。虽然中年身材却完全没有发福,甚至能够看到四肢的肌肉线条。深褐色的短发微卷,红褐色的瞳在平凡中带点光亮。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严肃,但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的温柔。

  「委託人你好,那我们要怎么去鸢尾城?」

  「开车去吧,我开车就好了,委託你们是怕出现意外,最近道路上似乎不太平安。」

  「什么,有车可以开?」朝葵惊讶地瞠目结舌。能开车的话自己去不就好了,时速四十公里以上应该没有什么魔物可以追得上吧,有必要委託冒险者吗?
  巴德还真的把车开了出来,外型很像古欧洲风格的老爷车,里面倒是和她所乘过的现代车辆没有什么两样,坐起来相当的舒适。朝葵坐在驾驶座上,而泰丽莎则是坐在后方。

  系上安全带后就出发了,不过这里根本没有红绿灯,车子在城内也只能慢慢地开。幸好这里的铺路不像台湾一样坑坑巴巴,驾驶起来相当平顺。

  出了城外速度有提高一点,但其实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顺畅,不时就会有魔物跑来跑去,因此车的速度也快不起来,这种速度难怪会怕出现意外。

  「巴德先生,去鸢尾城是打算做什么啊?」

  「最近终於有幸取得知名餐厅的实习机会,好不容易终於拿到提升厨艺的入场券,这机会可不能放过。」

  听妹妹与爸爸说鸢尾城美食着名,甚至连巴德这样的料理师傅都向往,朝葵听着也食指大动,想要好好品尝美食一番。

  「前面出了状况,轮到你们出场啰。」眼尖的巴德察觉到了异样,车子慢慢地停下来。

  远方的异常逐渐清晰,那是一只看起来没什么威胁性的魔物,长得像是花瓶一样身体却是肉色的。体型相当庞大,比高佻的朝葵还要高上不少。

  「妹妹,你一个人可以吗,我有点不舒服。」朝葵有不好的预感,她似乎隐隐约约知道这样的魔物是什么东西,身体害怕地微微颤抖着。

  「我一个人可以的,姊姊还好吧?」见到姊姊身体不舒服,她也不勉强姊姊做什么。

  换装后举起姊姊给的八星魔杖,因为对象暂时不会动,因此积蓄大量魔力打算一口气击杀这个魔物。

  把一发极为巨大的火球轰了过去,巨大的反作用力让泰丽莎栽了跟斗。随着传来阵阵燃烧爆炸声响与血腥味,肉瓶痛苦地伸出不少触手挣扎。最后居然发出一阵光芒消失了?

  光芒?这代表这不是野生的,而是有人驯养的魔物。

  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把魔物放在这里呢?

  「咦!」姊姊惊吓地抱着自己的身体跪坐在地上,全身颤抖而无力。

  「姊姊,你害怕那种魔物吗?」看到姊姊的样子,第一次见到姊姊意外的一面。

  「很不舒服……」朝葵有些晕厥地脸色苍白,甚至阵阵作呕。

  将姊姊背起来,那极为柔软的丰满乳房在背上挤压,舒适的感觉让泰丽莎背德地一阵窃喜。

  把姊姊放到车上,让她好好休息。

  望见姊姊的异状,她多少有点心疼这个傻姊姊,轻轻将冷汗抹去,她十分享受地擦拭自己姊姊那充满肉欲的身体,尤其是那对衣服无法掩盖的爆满魔乳。
  有些趁火打劫的罪恶感,但她还是好好把握了这次机会将姊姊触摸个遍,这肉肉的触感真的值得她方才的辛苦。

  经过一段时间终於到达目的地了,这时已经午后,他们乘了相当久的车程。
  驻足在一家名为《蝶恋花》的餐厅旁边,这间餐厅在如此整齐划一的街道上可以说是相当不起眼,但却意外地高朋满座。

  巴德相当感谢两人的护送,除了有额外奖赏外,还请他们食用蝶恋花的料理。
  他已经预约好一桌座位,随时都可以进行点餐。这里的服务生也相当可爱,穿着着类似女仆服的侍应生服装,服饰色调挑选相当朴实而贴近日常。

  因为是开放式餐厅,能够见到餐厅主人的真面目。那是一名高佻的熟女,有着一头深靛色的长直马尾,体型肉肉的稍显丰腴。虽然不像姊姊那样恐怖,但她身材也玲珑有緻,不会因为赘肉而遮盖住她的好体态。乍看之下冷艳高傲不苟言笑,但一开口对於员工与客人的语气却显得温柔体贴。

  端上来的摆盘十分精緻,色香味俱全。

  其他人都点西餐,朝葵则是点了自己熟悉的中式餐点。

  上桌的是一笼包子,皮上的露水让包子显得更加美味。丰厚的皮一咬即裂,内侧充满的肉汁表面又带点焦黄,搭配满满的汤汁十分顺口。而里面包裹着鲜甜的肉馅,一口咬下去满满的浓郁肉香,和脆皮一起吃互相映衬更显美味。

  甜点是仙草冻,清甜的味道能够解去方才的浓郁。用一般的冬瓜茶作为茶点可能有些甜腻,但这家的冬瓜茶却是直接由冬瓜熬煮,浓郁的青涩味一饮下去只觉得不错,但后来带起的淡淡冬瓜香味却是在嘴里不断缭绕。

  更特别的是,这些料理有着一股深厚的魔力酝酿其中,不仅仅只有食物本身的味道,魔力的芳香更再再冲击着味蕾。

  吃饱喝足后,朝葵像是有点感受到震撼,她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不禁咀嚼着舌头回味方才的滋味。

  和达到目的的巴德告别后,两人正在街上闲晃,时间也有些晚了,日照显得相当昏黄。

  这里真的是美食之都,街道上一整排都是各式各样的料理店,就连摊贩也都是精心装潢。

  「你刚刚吃的牛排好吃吗?」

  「姊姊,我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虽然是全熟的牛肉,咬下去却像是融化在嘴里一样,这家餐厅真的很厉害。」

  「我也这么觉得。」有机会她也想在这里尝尝看西餐,肯定也相当美味。
  夕阳西下,她们趁着还有阳光的时间加紧回去,可惜没有车,只能漫步行走。
  买了可以带着吃的葱油饼与青茶后,他们步上了回途的旅程。

----------

  一名熟女正在一间木屋内,这里是杳无人烟的森林山区。

  她的名字是凯莉,身长足足有一般人两倍身长的女巨人,小麦色的肌肤与那自然卷的橘红色长发相当匹配,身材并不亮眼,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那稍微丰满的胸部在巨人体质下附有存在感。

  「第一次拦截就能有这么棒的收穫,看来下次成功的机会可以更大。」凯莉窃笑几声,将食物丢给她身边的魔物。

  这名魔物赫然就是之前拦截朝葵一行人的巨大肉瓶,只见牠蠕动几下开始咀嚼消化食物。

  她最近在玫瑰城採买用品的时候偶然听到了新女神降临的传言,虽然以她二转的能力要正面对抗女神乃是螳臂挡车,但她为了把握住快速练等的机会还是愿意探听这个女神的底细,最后终於有了机会出手。

  在这次的战斗里,她居然意外发现了这个女神的弱点,不禁让她乐得开怀大笑。

  「下次,再有下次机会就能生擒女神!」

  有了下一次计画的把握,她愉快地拿着傢伙出门练功。

----------

  第七点一小节,朝葵与泰丽莎的回程野营事件。

  「果然这么远的路程没办法在天黑之前到家,早知道就搭车回去了,我们先休息吧。」姊姊说完就从魔法包包内拿出帐篷和木柴来生火取暖,也拿了一些食物和水出来,甚至连盥洗用的大木桶都有。

  食物和饮料都是不用冷藏的简单即食品,从魔法包包拿了不少放在桌上摆放整齐。

  「感觉这样就好像在野餐一样。」朝葵望着桌上的食物感到有些兴奋。
  已经入夜,天空只剩淡淡的黑光,映照在他们身上的是昏黄的营火,呈现焦黄色的肌肤更显得可口。尤其是朝葵胸前那丰硕的果实,无法被白纱睡衣完全包裹,露出大量的粉嫩肌色。裙摆包裹不住而几乎整根露出的大腿也十分诱人,肉肉的外观显得特别性感。

  在营火旁铺起草蓆,朝葵大喇喇地盘腿坐着,拿出麵包来烧烤。

  「姊姊会怕肉瓶那种魔物吗?」

  「感觉很噁心,我无法理解那种怪物,光是存在就带给人强烈的恐惧。」朝葵回想起来身体还阵阵发抖,彷彿那样的魔物又出现在身边一样。

  「有我在你身边,不要怕。」泰丽莎爬到姊姊的旁边,从背后用那娇小的身躯抱住姊姊,轻声安慰着。怀抱饱满的肉体,软绵绵的温暖让她感觉相当舒服。
  「谢谢你。」被妹妹安慰,她反倒觉得不好意思。

  因为怀抱的缘故,泰丽莎有些兴奋起来,双腿间变得潮湿,轻轻用那娇嫩的身体蹭着姊姊的背后。勾住肩膀的双手则不安分地揉捏着柔软的丰满胸口,像是布丁一样软嫩又富有弹性。

  将烤过的麵包送入口中,有点硬又有点脆,咬起来不是特别顺口,奶油抹太少而显得乾涩。不好吃的料理也是野炊的一部份,让朝葵想起了过往童军露营的日子。

  泰丽莎也有吃了几块麵包。比起食物,她更想要姊姊的肉体。

  埋首於姊姊的颈项,细细闻着那混着淡淡清香的体味,用脸轻轻磨蹭姊姊的头发,狠狠地将浓郁吸入鼻中,姊姊的味道让她相当快乐。

  从背后即使伸长手也搆不到姊姊的乳首,只能轻轻捧着硕大的乳房摇动,朝葵的胸部就是如此伟大。

  舍去这一份温暖,泰丽莎满满爬到姊姊的身前,低头舔舐起盘起的大腿,慢慢地用唾液沾染蜜缝。

  嫩舌在那微微敞开的阴户上轻抚,挑弄着那柔软无比的蜜豆。

  轻轻用舌撬开紧緻的蜜穴,即使用力也很难深入,浅浅插入就能体会蜜缝的庞大压力,若是把肉棒放进去肯定一下子就射了。

  将手伸到自己的下身,一边用嫩舌在姊姊的体内抽送,一边用手指抚弄自己的小穴。以食指轻轻将蜜缝撑开,缓缓将手指插入,蜜汁都溅了出来。带着愉悦的表情追求快感,手指在蜜穴里面缓缓抽送,完全停不下来。

  朝葵相当享受妹妹的侍奉,她的胸部太大了以至於没办法望见侍奉的模样,只能用身体去体会妹妹的嫩舌。

  背上不时摩擦到姊姊的乳房下缘,那搔到痒处的柔软让她更加入戏,努力地用舌在里头冲刺。

  最后没有力了才拔出来,嫩舌已经颤抖地无法卷起,满满的唾液与淫汁混和后於嘴角舌尖不断滴落。

  用舌舔舐姊姊下体的时间,她已经高潮数次,些许蜜液在地板上滴出一小摊水渍。

  身体有些脱力,想要坐起来却稳不住身子,朝着姊姊地方倒下,整个人瘫在朝葵那无比硕大的爆乳上。

  朝葵轻轻夹起胸部,泰丽莎的身体深深陷入那乳房中被柔软所包围,巨大的压力挤压着她的身体,让她身体不断颤抖脱力而一次又一次地高潮迭起,彷彿置身於云端之中。

  感觉到有点不妙伸出手想要逃出来,却已经太迟了,在姊姊的胸部里狠狠地被压榨着。难过的呜咽却被闷在胸部里无法传出,连续高潮到几乎失神,被榨出的淫汁与唾液润满她们的肌肤。

  这时姊姊才松手,将泰丽莎拉了出来,她身上沾满着淫液,有些难堪地在姊姊腿前颤抖,用尽力气才勉强将身体撑起。

  「对不起,让你这么累,我有些玩性大开了。」

  「没事,我虽然是姊姊的妹妹,同时也是姊姊的奴隶,您想要对我怎么样都可以。」

  听到泰丽莎这么说着,姊姊开心地抱着她,又是一阵挤压,原本回复的体力付之一炬,泰丽莎已经爬不起来了。

  一不小心又让妹妹没了体力,朝葵感到不好意思地傻笑。让妹妹的身体摊平,轻轻地用手指替她按摩。

  「姊姊谢谢,不用劳烦您费心啦。」泰丽莎想爬起来拒绝,却已经无力地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乖乖躺着,我要开始按摩了。」

  从脚下开始出发,泰丽莎的美脚相当纤细,她小心翼翼地从脚底板开始按摩,而脚趾缝也不放过地轻轻揉捏。

  脚趾上传来的舒服感让她轻轻呻吟,那种搔到痒劲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慢慢地到达小腿,一阵颤抖能够知道妹妹有多么的舒服,用拳头在那肌肉部位缓缓滚动。

  小腿传来的刺激比脚掌更加强烈,弄得她有些受不了地加剧呻吟。

  而大腿的肌肉相当厚实,用手掌慢慢推挤让大腿的肌肉放轻松。

  这次的痒劲更加强烈,弄得她像是鱼一样挺起腰来想要爬走,却因为快感而无力脱逃,一阵颤抖后居然高潮了,她有些羞愧地趴了下来,遮起脸来深怕姊姊看到她现在的表情。

  丰满的臀肉摸起来相当柔软,而里面则包覆着稍硬的肌肉,以拳轻滚将肌肉慢慢压松。

  经过了之前的刺激,这次泰丽莎感觉相当舒服,没有那么地让她受不了。
  抓起手来按摩肩膀舒缓僵硬,这次的解放感也让泰丽莎相当开心。

  等到按摩完了,她的体力也回复得差不多了,从地面上爬起来伸了懒腰。
  「感觉怎么样?」

  「很舒服,不过按摩下半身的时候太刺激了。」泰丽莎脸红地据实以报,她今天真的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抱歉,是我太用力了。」

  「没有、没有,姊姊按得很舒服,是因为太舒服才会觉得很刺激。」

  「谢谢,那我们洗澡休息吧,明早还得继续赶路。」

  抱着泰丽莎娇小的身体一同浸入木桶,那豪放的爆乳几乎把整个木桶上半部佔满,能够同时体会到乳房的柔软与池水的温暖,她大胆地把玩着姊姊的乳首,朝葵也享受着让她摆弄。

  在不时传出小声炸响的昏黄营火照射下,满是雾气的野浴显得浪漫许多。
  泰丽莎望着哼歌轻笑的姊姊,今晚肯定可以好好和姊姊一同睡个好觉,能够独佔姊姊的肉体,让她感到十分满足。

----------

  第八小节,讨伐玫瑰地下城低阶层游荡的狂暴大狼。

  虫鸣鸟叫,外面的晨光透过纱窗透射进来,让穿着薄纱的胴体显得更加诱人。
  泰丽莎慢慢地从迷濛中醒来,侧身手臂触碰着温暖的软肉,稍微才发现那是姊姊棉柔的臀部。两人贴在一起因压力而稍微凹陷的丰满肌肤让她觉得十分舒适,有些沉浸在半醒半梦间的香甜之中。嘴里呢喃着主人的名字,一边用身体蹭着姊姊的肌肤。

  「时间停止时钟、催眠吊饰、巨大化药水、缩小化药水、变身药水……」朝葵低语,她正盘腿坐在一旁清点东西,脚边摆放着不少奇特的道具,盘点完毕后再将这些道具一一放入魔法包包中。

  「姊姊早。」打着哈欠揉揉眼睛,泰丽莎显然还没完全睡醒。在晨光的映衬之下,那覆着黑纱睡衣的身姿相当可爱。在黑纱与黑发的印衬下使得肌肤更加白嫩,娇小的胴体十分惹人疼爱,隐隐若现的粉嫩私处更是让人想要一亲芳泽。
  「早!我刚刚有烤了点东西,虽然味道不怎么样。」

  打开帐篷的纱门,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窗外一片绿意盎然,景色虽然平凡却相当美丽。

  一旁有着几盘简易的烤肉,有些焦黑的吐司、香肠与肉排。大火烧烤的蔬菜淋上些许美乃滋,美乃滋融化服贴在蔬菜的表面。一口咬下,酥脆的吐司与富有嚼劲的肉块在嘴里相互衬托,蔬菜的清香脆爽洗去了肉的腥味与油腻。虽然火侯并非恰到好处,但对於泰丽莎来说已经相当满足。

  「回去的时候会先回家吗?」

  「我有和爸爸联络过了,我们今天也做任务吧,直接去冒险者公会。」虽然对爸爸妈妈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自己离家一夜未归,不过既然爸爸都说可以了,那她也打算加紧脚步努力工作。

  因为昨日已经走了相当远的距离,还没中午就已经到达玫瑰城。

  冒险者公会的人潮稀稀疏疏,她们对这里还不算熟,只有跟柜台小姐比较亲近而已。

  柜台小姐在柜台前静静地坐着,除了办理一些事物或回答问题外,她平时并不会特别忙碌。柜台小姐的身材相当纤瘦,却有着极富有存在感的双峰,将那西装衬衫撑得只能打开钮扣让胸口肌肤露出。虽然比起朝葵小了一些,但却也是平常难以见到的伟大。

  「忘忧姊,我们完成任务了,护送快乐料理店店长到鸢尾城那。」

  「辛苦了。」橙忘忧用那猫一般的漂亮碧绿瞳孔抛出一个媚眼:「我这里有一个紧急任务,报酬奖励还不赖,你们有没有兴趣?」

  「是什么样的任务?我尽量不想碰战斗的,如果可以请依照我妹妹的战力做参考。」

  「这样啊,这个紧急任务的内容是讨伐玫瑰地下层低阶层最近混入的狂暴大狼,这对泰丽莎小姐倒是有些勉强。」听到朝葵委婉推託,她面露担心。

  「姊姊,我想试试看这个任务。」这是提升自己实战经验的好机会。虽然等级因为和姊姊欢爱所以快速飙升,却一直没有时间训练实战能力,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可能没办法通过未来的转生试炼,她打算把握每一次实战的机会。

  「忘忧姊,你也听到了,如果不小心出了什么问题我会帮忙的。」

  「那就这样说定啰,谢谢你们愿意接受这个任务。」橙忘忧露出笑容,将任务的详细资讯传送给眼前的姊妹花。

  由於狂暴大狼是相当强悍的魔物,加上有实力的冒险者都出任务去了,她正愁找不到人手。偶尔会有这种从中高阶层迷途的强悍魔物下来低阶层,总是杀得探险新人措手不及,如果不想办法清除的话会造成很惨重的死伤。

  因为发现自己没交通工具,行走速度不快,如果再用走的也许今晚又得露宿地下城,连续好几天都没回家,怕又会让爸爸妈妈担心,所以决定找个交通工具来用。

  「姊姊,家里不是有一头大山猪,那个可以骑吧?」

  「原来还有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骑。」说到骑山猪,朝葵回想起一些关於故乡的笑话,一声轻笑。

  从冒险者公会回到家中要一些路,在路上她们买了些手摇茶来喝,在这炎热的天气下多多补充水分。

  回到家中看见的是熟悉的欧式三合院,爸爸妈妈也许还在忙碌吧?一天不见就怀念起了爸妈的面容。

  那只大山猪蹦蹦跳的迎接一日不见的主人,用那鼻子轻轻蹭着朝葵丰满的大腿。对於朝葵的疑问,牠也点点头同意了主人的骑乘,对於牠这样的魔兽来说主人与其妹妹的重量根本不算什么。

  缓缓爬上山猪毛茸茸的背,看似尖锐的毛其实相当柔软,双脚跨在上面十分舒服,甚至愉悦到想要用臀部轻磨。

  两个人一头猪就这样出发了,在路上骑着山猪让朝葵有些尴尬,被许多路人行注目礼,自己就好像是舞台上受到注目的演讲者一样,对她而言这样的状况既新鲜又胆怯。让她不至於紧张到掉下去的是身后的妹妹,用那纤细的双手怀抱着她的肚子,甚至可以隔着衣物感受到妹妹娇小的肌肤触感。

  朝葵并不知道她才是注目的焦点,骑着野兽不稀奇,她那饱富淫欲的身体却是难能可贵。

  由於身高与身材的缘故,那原本可以覆盖半身的小洋装仅仅只能勉强遮住她的身体,丰满的半乳显露出来,从下面望上去更显得乳房之巨大。随着大山猪行走而一抖一抖的柔软爆乳,让不少人望上一眼就身克制不住身下冲动,纷纷别过头努力忍住欲望。

  大山猪仅仅只是走路,一步却比人类还要大得多,速度很快不过十分平稳,坐起来相当舒适。

  地下城只是一个通往地底的路口,而旁边则形成商圈驻足许多摆摊的店家,从食物、装备到装饰品应有尽有,虽然进出地下城的人并不多,但还是带来了相当大的商机。

  买了点烤香肠给大山猪吃,大山猪边咀嚼边兴奋地噗噗叫。

  她们则是买了些煎饺,煎得恰到好处表皮金黄酥脆,而内馅的肉则鲜美多汁,一口咬下去浓郁的汤汁充满口腔,即使不用酱汁也已经相当美味。搭配的饮料是微糖红茶,清香的茶水灌入口中扫去煎饺带来的油腻,随着咖啡因的冲击让脑袋逐渐清醒过来。

  原本还觉得拿着垃圾不方便,不过这些容器与用具上面写着可以吃,这里真的先进到朝葵感动得想哭,沾了些酱料就把盒子和叉子一起吞下,虽然没什么味道却富有嚼劲。

  进到玫瑰地下城的第一层,这里是极为宽阔的空间,从那洞穴的外观很难想像这里居然这么巨大。

  比起想像中的地下城来说明亮许多,高达数十公尺的天空有着繁如星光的水晶照亮放眼望去的一切。而地面也不仅仅只是黄土而是翠绿的草原,远处还有一些森林与农庄,乍看之下这里像是偏乡小镇而非那充满危险的地下城。

  真正让人有地下城实感的还是那些驻足於此的弱小魔物,走个几步路就会遇到怪物,这一层似乎没有什么主动攻击人的魔物。

  泰丽莎紧紧握着姊姊给予的魔杖,先在路上小试身手,呢喃着咒语沿路依序将几颗火球丢出,篮球大的火球将弱小的魔物烧得化成一道黑雾散去。

  一声宏亮的咆啸,目标似乎就在那里,朝葵又丢了几根香肠,让山猪加紧脚步赶往目的地。

  山猪的脚步渐渐趋缓,远远就能够望见大狼的身影,那是有着灰色毛皮的,体型甚至比大山猪还要大上一些。

  「泰丽莎?」

  「姊姊,先让我试试看吧。」

  顺着山猪毛茸茸的背部滑下去,泰丽莎开始感到紧张了,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脸和手上也出了一些冷汗。

  她先让自己处於护盾的保护下,再慢慢积蓄魔力,聚集出直径足足有一、两公尺的巨大火球,火焰融融燃烧着还能听到爆炸的声响。

  用力地将火球丢了过去,趁着大狼防备不及给予重大伤害,烧得灰色的毛皮变得焦黑,可惜即使是这么大的火球也没办法击杀大狼。

  大狼一时还搞不清楚状况,一声怪叫。

  泰丽莎把握机会聚集第二颗巨大火球,将这颗巨大火球扔向大狼。

  大狼很明显得记住了刚才的教训,往一旁闪避,这次火球只有擦过毛皮,但还是造成了一些伤害。

  这次牠终於明白到底是谁在搞鬼,怒吼一声朝着泰丽莎的方向突袭。

  快速奔来的大狼让泰丽莎快要吓傻了,连忙将几颗较小的火球一一丢出,可惜没有全部命中,造成的效果相当有限。

  眨眼之间大狼就来到泰丽莎的身前,抬起身体用那巨爪连抓,爪影挥出刀刃。
  她努力地闪过了第一下,第二下却被摸到边边,整个人被击飞出去,撞上树木。

  虽然紧急使用魔法书格挡,但如果不是处於护盾的保护之下,可能早就已经残废了。

  大狼马上冲到了泰丽莎的位置,却泰丽莎回身躲到树的另一端,变成了和大狼躲猫猫的状况。

  几次追寻后好不容易逮到人了,没想到会被泰丽莎聚集已久的火球狠狠砸脸。
  燃烧的爆炎烧灼了大狼的眼睛与鼻子,让牠掌握状况的能力降低了,才刚适应用舌找查敌人,又被抓到空档的泰丽莎砸了颗巨大火球。

  一声撕裂天空的咆啸,彷彿四周为之颤抖,声音大到泰丽莎以为耳朵要聋了,差点松手把魔杖放开。

  那只大狼身上的毛发居然染上了血红色纹印,原本被烧得焦黑的眼睛也变得鲜红透亮,一股危险的气息熊熊传出。

  这时大狼的动作变得十足凶猛,甚至连牠自己都难以掌握力道,轻而易举地就将树木斩断。

  泰丽莎也没办法继续躲躲藏藏,被狂暴的大狼逮个正着,那娇嫩的身躯让那狼爪狠狠重击,即使有护盾她也感受到极其痛苦,像是被玩弄一样不断地被击飞。
  身体上传来的痛苦让她几乎站不起来,但她还是想要继续搏斗,她、想赢。
  忍住身体不断颤抖,撑着魔杖勉强站了起来,直直盯着眼前的巨狼。

  内脏被压迫进而让嘴角的鲜血直流,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痛得连眼睛都快要张不开了。

  大狼发现到这名女孩还有一战之力,像是在笑一样龇牙裂嘴,开始了原本停下来的攻势。

  比起原本还要更加凶猛快速的连爪,泰丽莎已经快要没有办法负荷造成的伤害,身体摇摇欲坠。

  在那极其危险的攻势下忍住疼痛滑入巨狼的身下,将积蓄的魔力一口气聚集成火球炸裂开来,直击那毛茸茸的腹部。

  近距离的火焰炸开来,连泰丽莎自己也被波及,身上的衣物变得焦黑,嘴中溅出了大量的鲜血。

  而巨狼被炸裂之后痛楚地嚎叫,牠的身体已经有些站不住脚。

  趁着大狼还没反应过来,泰丽莎在近距离又爆轰一次,这次她的身体被炸了一半,灼伤成满满鲜红的肉肌。

  她已经拿不了魔杖了,半残的身体倒卧在地上,痛苦地流着眼泪,泪水在侧脸积了一小摊。

  身体的疼痛让她连动根手指都没办法了,强烈的疼痛甚至让她连睡上一觉都没办法。

  那名大狼受到严重的烧伤后倒卧在一旁,似乎还有些体力地卖力喘息。
  在她们身边突然出现两道白色光芒,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好转。
  「你的打法未免也太乱来了。」看到妹妹开始自爆时已经来不及了,朝葵有些心疼地抚摸妹妹那柔顺的黑发。

  跪在一边将妹妹的头放在膝盖上,从拿了点白开水喂给泰丽莎喝。

  从她的视角只能看到姊姊那无比丰硕的乳房而看不到脸,但她明白姊姊这时肯定相当担心。

  「抱歉,我只是想赢。」从头后传来的触感柔中带硬很舒服,多少舒缓了身上的疼痛。

  「没事、没事,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家了,我们吃点东西吧?」

  把刚才在洞口摊贩买的午餐拿出来,是简单的椭圆形饭糰,粒粒分明的糯米与内馅配合得恰到好处,能够有饱足感价格又实惠。满满浓郁的菜圃,还有酸菜、油条、卤蛋与饭糰上的海苔,相互混合的口感十分相衬。

  汤料则是豆腐味噌汤,饮用起来相当甘醇。

  「狼狼,你有办法站起来吗?」

  巨狼尝试站起,却摇晃几下又缓缓倒下,牠缓缓摇头示意。

  「那你身体缩小吧,用猪猪背你回去。」

  大狼的身体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一般人身高的三分之一,朝葵将牠抱到大山猪的身上放着。

  吃完中餐就回程了,离开地下城后空中的强烈阳光有些刺眼,还是一样许多民众注目着坐在山猪上的朝葵,偷偷窥视那抖动的丰满神乳。

  「忘忧姊,我把大狼带来了,不过我想养牠。」把狼抱在怀里,朝葵的怀里十分温暖,牠相当愉快地哼了几声。

  「不用交给公会没关系,我们只是要知道有没有完成任务,当然如果有魔物身体的话会有追加报酬。既然任务达成了,这是报酬。虽然你们家相当富裕,不过还是存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以后如果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都会比较方便,例如交通工具,又或是领地的买卖,这些都需要相当大量的金额。」橙忘忧将金钱转入了两人的帐户。看到泰丽莎身上的烧伤痕迹,她递出一瓶浓郁的药水交给泰丽莎:「这个是你师兄炼制的特效药,抹在伤口上好得快。」

  「谢、谢谢师傅!」泰丽莎差点忘记橙忘忧已经收她为徒弟,居然还给她这么好的药剂,她连忙道谢。

  「赚钱慢慢来啦,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棒了。」对朝葵来说,能够自由自在地活着已经相当幸福了,她不会再奢求自己能有更好的际遇。

  「这样啊,祝你们顺利。」橙忘忧的眼睛相当漂亮,一颗像是钻石、另一颗则像是绿宝石,让人想多望上几眼。这样的眼睛偶尔会让人忘了她有十分火辣的身材,胸前极为巨大的乳房富有存在感,覆着黑丝的美腿也相当具有吸引力。
  离开了冒险者公会,昏黄的太阳斜射,将整片街道染黄,她们白嫩的肌肤也变得黄澄澄地,彷彿像是黄金一样闪耀。

  买了凤梨茶一起喝,虽然乍看之下很像浓郁的尿汁,但饮用起来口感清甜好入口,冰凉的甜汤扫去夏日的热潮。

  「赚了这么多钱,爸爸肯定会很高兴的。」朝葵看到手机上的金额乐得合不拢嘴,在这里的币值计算跟在台湾相差无几,而这次赚到的金额足足有两万多,这已经是一个月的薪水了。

  「一定的。」泰丽莎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姊姊的治癒魔法让她舒适很多。她没提醒姊姊对罗斯家来说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爸爸如果会高兴的话肯定是因为姊姊的努力。回头想想,能够被姊姊看中成为家奴甚至互称姊妹,又居住在贵族的家中,真的三生有幸。

  在这样昏黄的天色中,骑着山猪慢慢回家,那美丽的姿态甚至让下班的行人都上前询问是否能够拍一张照片,当然对於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那被晒得如同稻穗的饱满爆乳。

----------

  「可恶,找不到时机下手,那只猪实在有够碍眼。」眼巴巴地望着朝葵一行人离开地下城,凯莉懊悔地跺脚,踩得自己的脚趾又红又肿,地板也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如果只是只普通的山猪她可不怕,但那只可是受到神明青睐的神兽,无法判断敌我的战斗力,让她没办法轻易出手。

  「只能静静等候了。」虽然她的个性较为直接,但对於神明这块肥羊再怎么等候都是值得的。

  凯莉在地下城洞口买了些食物就回到自己的洞穴了,心里默默思考着接下来的计画。

----------

  第八点一小节,朝葵与狂暴大狼、泰丽莎与凶猛大山猪的性爱事件!

  在罗斯家的马厩,这里除了一般的马之外,还养着最近刚来的两只神兽,一只是凶猛的大山猪、一只则是孤高的巨狼,现在这两只神兽在这舒适的马厩中休息,靠着凉丝地毯十分舒爽。并没有将牠们关起来,随时都能够到处走动,从一般魔物解放获得灵性的牠们能够听话,不会随地乱便溺。

  「姊姊,原来你喜欢这样吗?」泰丽莎跟在姊姊的后面,她身上仅穿着一件黑色薄纱,透过薄纱能够清楚见到敏感粉嫩的私处,娇小的乳房与紧緻的小穴一览无遗。在薄纱之外纤细的手脚也相当可爱,那贫瘠的身材与矮小的身高让人不禁想要疼爱一番。

  「也还好,只是既然有机会了,我想尝试看看。」朝葵有些兴奋地走到了,她身上也只穿一件白色薄纱,小小的一件几乎遮掩不住那无比丰满的爆乳,富有存在感的乳房挤出一道长长深沟。她肉肉的身材也是相当饱含淫欲,尤其是臀部与肚子肥软的赘肉让人不自觉想要捏上一把。

  神兽并不是没有性欲,看了自然兴奋地喘气,站起来后可以清楚看到牠们身下的阴茎勃起变大。

  「你们对我们的身体有没有兴趣呀?我想尝试一下跟你们做爱看看,希望你们可以让我们感到愉悦。」

  两只神兽马上点点头,几乎按耐不住自己的性欲,差点就要扑上去。兴奋地摇摆着自己的腰部,粗长的肉棒抖来抖去,看得朝葵兴致也来了。

  「泰丽莎,如果你不想的话可以离开没关系。」

  「我也一起吧,虽然没有很喜欢,不过也不太排斥。」

  朝葵一声轻笑,将身子压低坐在马厩的地板上,木质地板冰凉的触感让她更加兴奋了。在地板上躺着低头俯瞰神兽,将双腿曲起后打开露出粉嫩的阴户,她正等着神兽侵犯:「狼狼,来吧。至於猪猪就给泰丽莎啰?」

  泰丽莎见到姊姊一脸部满足的模样,苦涩的笑了,她也跟着姊姊做一样的事情,不过她比较害羞,将身体转过去背对着神兽,趴在地上双腿微开露出她可爱的蜜缝。

  见到主人答应,两位神兽再也按耐不住,纷纷扑向目标。即使如此兴奋,牠们还是相当守规矩地不弄痛对象,到达定点后温柔地摆动腰部轻轻用那粗壮的阴茎磨蹭两人的私处。

  而得到的结果却大不相同,大狼轻轻蹭了几下,极为强烈的刺激从阴茎上传来,让牠不自觉缴械,将不少精液洒落在朝葵的身上。而大猪则是热情满满地持续磨蹭,那粗壮的肉棒被泰丽莎的双腿紧紧夹着,舒服地让牠加重喘息。

  「怎么这样就射出来了呢?」朝葵笑望大狼那不堪使用的阴茎,轻轻用手抚摸着大狼柔软的毛皮,毛发摸起来十分舒服。

  大狼怪叫了几声,感受到身下的肉棒逐渐流入一股力量,原本射出后萎缩变小的阴茎又逐渐膨胀。慢慢将阳跟插入朝葵的紧緻小穴,没想到里面舒服到让牠插进去就泄了出来,短短不到几分钟就射了两次,浓厚的落败感让牠又怪叫了几声。

  缓缓将肉棒插入泰丽莎的小穴内,小穴内侧的肉壁紧紧包覆阴茎,温柔地摆动腰部在泰丽莎的体内抽送,舒服的感觉让巨猪兴奋地噗噗叫。

  泰丽莎感到一股异物进入自己的体内运动,肥软的阴茎扩张了自己的蜜缝,舒服地让她的小穴变得十分潮湿。泰丽莎被巨猪轻轻从背后压上,大猪那粉嫩的腹部贴上了她覆着薄纱的背,毛茸茸且温暖的感觉相当舒适。

  可惜大狼太过庞大,让朝葵没办法勾住牠的身体,只能被巨狼压在身下,被那绒毛所包覆。尤其是那无比硕大的乳房,随着运动轻轻蹭着大狼的胸口,挑起大狼的情欲。

  巨狼的阴茎不断流入力量,即使射了两次还是相当具有活力,肉棒在朝葵的体内慢慢膨胀硬挺,即使如此还是难以撑开那紧緻的肉壁,忍着高潮的冲动牠十分努力地在里头慢慢进行活塞运动,竭尽全力想要带给主人欢愉。

  只可惜朝葵给予的刺激实在太大,牠陷入了不断射出与勃起的无尽循环,甚至让牠低吼进入狂暴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无力地持续被主人给压榨着。
  朝葵愉快地哼着歌,享受身下柔软的肉棒抽送,被魔物侵犯的感觉相当快乐。
  巨猪又是另外一种状况,牠正努力地在泰丽莎体内冲刺,自己的力量一点一滴逐渐地被泰丽莎吸收,以至於原本可以把泰丽莎插到变成母猪的信心逐步消失。感受到泰丽莎的小穴慢慢地变得紧緻,自己甚至快要濒临射精,兴奋地流着口水喘息,浓厚的唾液滴落地板。

  泰丽莎一开始被那肥软的阴茎撑得差点变成欲望的野兽,但性爱的天赋让她能够用淫欲去夺取对手的能力,逐渐将巨猪的肉棒收入她的掌握之中,享受着大猪的在她体内的冲刺,她可不会让巨猪这么早泄出来。

  无奈神兽的精神力也不是无穷无尽,折腾了半小时大狼终於筋疲力竭,倒卧在一旁。朝葵轻抱巨狼的身体,毛茸茸地触感相当舒服,用身体在大狼身上磨蹭,体会欢爱之后的余韵。大狼被朝葵那丰满的肉体亲近,幸福地低声嚎叫。

  巨猪一阵颤抖,将不少精液注入在泰丽莎紧緻的小穴内,又突然一股力量灌入,那原本准备软瘫的阴茎又猛然膨胀。牠趁打铁阵热继续在泰丽莎的体内持续冲刺,私处接触造成阵阵拍打声。

  泰丽莎狠狠地将大猪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地榨了出来,满满的力量经由私处吸收扩展到全身。虽然练功的效率不如与姊姊欢爱,但神兽魔力的品质也实属上乘,魔力带来的感觉十分舒适,再加上能完全掌控性爱的感觉让她沉浸在欲望之中。
  从旁看来泰丽莎娇小的身躯被山猪那庞大的身体压住,不断地被山猪的粗肥阴茎抽送。她的表情就像雌性的野兽一样淫荡地浪笑,而大猪也噗噗地流着口水喘息蛮干,口水都沾染了她那美丽的黑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山猪在强奸女孩子。

  朝葵抚摸着倒卧大狼的胸膛,毛茸茸的触感十分舒服,慢慢往下游移触碰到巨狼的私处,萎缩的阴茎又逐渐红肿膨胀,在朝葵手指的玩弄下射了出来,浓稠的精液溅到朝葵的手上,她舔舐着沾满黏稠的手掌,把精液一滴不剩的用嫩舌卷入嘴中吞下。

  一旁的山猪终於累得倒下,瘫在一旁喘息,那原本膨胀肥大的肉棒也已经奄奄一息。

  经过神兽魔力的洗礼,泰丽莎也感到有些疲倦而微微颤抖,趴在地上暂时起不来,小巧的乳房被压得扁平。从后面可以看到那稚嫩的蜜缝一开一合地不断收缩将里面的精液慢慢挤出,浓稠液体缓缓从阴户流下,於地上积了一摊白汁。
  放过身旁的巨狼,朝葵缓缓爬到泰丽莎的旁边,那无比丰硕的魔乳被她的身体压在地上像是快要爆开来一样。

  「泰丽莎,我可以摸摸你的身体吗?」

  「没有问题,请你尽量摸没关系。」泰丽莎还留存着许多体力,对於方才的欢爱也觉得有点不过瘾。

  两人躺在地上,朝葵将趴着的泰丽莎往外翻起,让她背对着自己,用手隔着黑色薄纱轻轻抚摸那若有似无的娇小乳肉,自己则用那白色睡衣也包裹不住的爆满神乳在她背上轻轻磨蹭,让泰丽莎感受到背上的柔软。

  泰丽莎虽然没有被摸到敏感部位,但从朝葵手上传来的触感就让她差点冲上云端,即使是背后的乳房按摩像是专业的推拿师父在按摩一样,明显感受到肌肉放松骨头也彷彿融化一般美妙。强烈的快意让泰丽莎阵阵呻吟,浪荡地呼唤着姊姊的名讳。

  小巧的乳房仅仅些微起伏,能够揉捏的份量不多,将手指攻往敏感部位,玩弄着妹妹覆上黑纱的乳尖,此举更是让泰丽莎淫叫连连,轻盈的声音十分悦耳。娇嫩的乳手禁不起姊姊的揉捏,让她无法自拔地高潮迭起,可爱的蜜缝溅出了些许淫液。

  拨开泰丽莎的黑发,露出迷人的香肩与后颈,凑近用鼻子轻轻磨蹭,像个小狗一样伸出嫩舌缓缓舔舐,能够尝到妹妹淡淡的体香。泰丽莎则被颈项冰凉中带点温暖的触感稍微吓到失禁,被柔软的舌头舔舐相当舒服,一股痒劲从脚底钻上来佈满全身,忍不住又浪叫了几声。

  把身体抱得更紧,那原本贴在身后的爆乳将泰丽莎狠狠嵌入那深不见底的长沟。摇摆那娇嫩的幼体却完全没有动静,只见身旁白嫩的乳房如同水波一般荡漾,靠她的力量根本没办法自己离开姊姊的乳房桎梏。

  将手往下深入,在泰丽莎粉嫩的蜜缝轻轻摩擦几下,马上就溅出些许蜜汁出来,沾染上朝葵的手指,让她不禁闻闻嚐嚐指上的淫味。

  缓缓将手指插入蜜缝,就像是挖开饱满的水果一样,不少淫液喷泄出来,泰丽莎的表情变得浪荡,迷濛的双眼与沾满唾液的嘴和小舌,还不时张口吐出淫语,她狠狠地高潮了一番。

  随着手指的侵入,那指尖灵活地抠挖凹凸不平的肉壁,敏感之处全被挖掘一空。

  感受到膣内被不断侵犯,痒劲从蜜穴内传播全身,她的身体不断颤抖而无法自拔,想要离开这高潮地狱却被姊姊庞大的乳房夹住而无法动弹。一次又一次地登上云端,蜜汁已经洒落到满地都是,喷出的淫水一次比一次还少,最后终於再也溅不出来,而泰丽莎的意识也已经逐渐模糊。

  妹妹的身体被朝葵玩弄在掌中,她相当满足这种随意玩弄妹妹的感觉,愉悦的心情让她又抱紧轻轻蹭了几下将妹汁榨乾殆尽,满满的淫液沾染了她们的大腿。
  「在这里睡可是会着凉的。」愉快地笑了出来,轻拨妹妹的黑色长发,凝视着她的容颜。

  泰丽莎深深睡去,均匀的喘息偶尔带点轻吟,娇小的身体随着呼吸而起伏。
  站起来双腿开开地蹲下将妹妹抱起,小巧的胴体十分轻盈可爱,抱在手里的触感柔软温暖,泰丽莎在星空下美得如同一幅画。

  离开马厩,哼着歌谣打算晚点盥洗身体后与妹妹一同入眠。

  她的身影消失在这充满繁星的夏夜,四周还有些许萤火虫翩翩起舞。

----------

  后记:

  总大纲打完了,幕纲只打到三十小节左右,慢慢填坑。

  写起一般剧情有比较顺,不过十八禁的部分还是需要思考。

  稍微看了一下角色设定,目前有设定的贫乳只有两位,一位是泰丽莎。
  贫乳能量不够,其实我还满喜欢帅气的贫乳御姐,可惜暂时还没这样的角色。
  另外乳房大小虽然没有确定的设定,不过大致上的尺寸还是有稍微想过。
  目前的设定里,朝葵的胸部算是最大的,胸围约180cm左右,爆到满出来那种。

  而目前出场(其实也没出场几位)第二大的是橙忘忧,约151cm左右(ZZ罩杯)。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